新片被点名,陈凯歌的虚无理想情怀,该放手了

恐怖鸭资源站头条人气:992时间:2020-12-09 06:10:12

新片被点名,陈凯歌的虚无理想情怀,该放手了

新片被点名,陈凯歌的虚无理想情怀,该放手了

文|闲云

《演员请就位2》落下帷幕,当看到陈凯歌的短片《宝贝儿》的时候,闲云心里咯噔一下,陈导恐怕要摊上事了。果不其然,随后诸多官媒点名陈凯歌的《宝贝儿》,直指要害:别以身试法,实施代孕技术或可构成犯罪。

2天过去了,陈凯歌并未作出任何回应。

这事要完全怪罪陈凯歌,貌似不太合适,毕竟在内审样片中,陈凯歌也拍摄了警察进入医院进行调查的镜头。

问题出在为什么播出版中,偏偏又减掉了这一幕?

是陈凯歌剪辑权的丧失?还是节目组或者陈凯歌有意为之?

这恐怕只能由当事人给我们答案了。

但这些年,陈凯歌作品总是用虚无理想化主义来表达自己的思想,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《宝贝儿》从导演角度看,应该是陈凯歌比较得意的作品。

一直追求意境表达的他,在短短30分钟的时间里,尽可能地诉说着自己关于社会的一些思考。比如女人和男人的主导地位、比如酒托、代孕和一些底层人的挣扎。

胡杏儿饰演的角色是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,从此生活陷入低谷,在陈宥维开的酒吧里当酒托、婚托,她生活的目的就是买一个代孕出来的孩子。任敏饰演的角色是一个为了钱,干了代孕勾当的女孩。

怎么看,她们都不算是正面人物,但在陈凯歌的美化下,她们成了影片里的主角。

一如下图中三人的位置。

任敏和胡杏儿背对背,成为画面的主角,暗示着两人都在干不为人知的勾当,各怀心事。陈宥维的男人角色成了附属品,全程被两位女人的思维方式所影响,在胡杏儿伤心的时候,默默地递上了一杯酒。

女人是整部影片的主角,每当出现男女同框画面的时候,这种表达出来的意思非常明显。

闲云一直认为,陈凯歌对于剧本的把控有种非常痴迷的状态,甚至高过了当导演,除了仅有的几部,比如《霸王别姬》《黄土地》,陈凯歌几乎参与他每一部电影的编剧工作,而且署名都是妥妥的第一编剧。

这样做的好处有一个,就是帮助他更加牢固地掌控电影的制作,更加便利的表达陈凯歌自己的思想。

当然,缺点也很明显。导演成了一言堂,没人能、也没人敢挑战他的权威和合理性。甭管他说的是不是合理,演员都要无条件地服从。

陈凯歌会在《演员请就位2》中,不厌其烦的跟演员们讲戏,极其追求细节,一个动作、一个台词,都要按照他的理解和要求来进行。

比如指教张海宇一定一边喝啤酒,一边说台词。

张海宇只能按照陈导的要求,边喝边说,卡了无数条,直到陈导满意为止。

也许陈凯歌想追求老演员边吃饭边说台词的感觉,这没问题。

但是真正的生活中,谁能做到边喝酒边说话呢?

嘴里面含着水跟含着饭说话,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

不相信的大可一试。

但不会有人去质疑陈导,因为他的权威性,没人敢挑战。

上一个质疑他的李诚儒,强不强?还不是被陈凯歌好一顿讽刺?

再回到短剧《宝贝儿》。

短片《宝贝儿》的编剧工作,陈凯歌有没有参与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影片的结尾,充满了陈凯歌电影的典型特点——摆出一个问题,然后戛然而止

《宝贝儿》聚焦的是胡杏儿、任敏、陈宥维三个人的一些挣扎,高潮则是任敏生下孩子,胡杏儿抱走的一幕。看起来这是最完美、最美好、最理想化的结局,女人得到孩子,男人并不介意,然后会给另外的女孩以爱情。

貌似皆大欢喜

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,只出现了下面一句话:“代孕是.....明令禁止的行为”

这就有点投机取巧了。

如果想要表达主人公的挣扎,或者由代孕产生的一系列反应,其实完全可以从知道代孕或者抱走孩子的那刻起进行拍摄。

但影片过于描述两位女主前面的艰涩和痛苦,难免有美化的嫌疑,同时也让影片看起来虎头蛇尾。

有人说,影片是短片,不可能面面俱到。

那这说明,你没真正的看过陈凯歌的电影。

陈凯歌在多部电影中,都有这样一种通病,用虚无、浪漫、理想主义来表达他的思想。

常用的手法,也是摆出问题,戛然而止,把思索留给观众。

《霸王别姬》后,陈凯歌最好的作品《和你在一起》就是如此。

主人公刘成(刘佩琦饰演)为让从小拉小提琴,非常有天赋的儿子刘小春(唐韵饰演)成名,带着他到北京拜师学艺,先后碰到了陈红、王志文和陈凯歌饰演的角色,王志文饰演的江老师像一个隐居的大师,陈凯歌塑造的余教授则是殿堂里的权威。

跟着余教授就能成名成腕,余教授为了刺激刘小春的感情,给他讲述了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——他不是刘成的亲儿子,他是在火车站被刘成抱养的。

在极度压抑下,刘小春做出了最后的选择,放弃成名的机会,跑到火车站给老爸拉了一首小提琴,两人拥抱在了一起,但他的眼睛里依然充满了渴望,脸上并没有多少感情。

影片到此戛然而止。

陈凯歌并没有揭示刘小春这个天才小提琴手,最后能不能成功。

但陈凯歌替他做出了选择,普通人就得去追求亲情感情,那些成功的机会,就留给那些庸俗的有钱人吧。

看起来非常高尚,人物动机也非常感人,但这种理想化的存在,证明了陈凯歌对于普通人的认知总是一厢情愿,其实——我们更渴望成功。

亲情,我们并不会因为成功而失去。

最近的《白昼流星》备受批评——本质上也是理想化状态的外放,引起观众的不适。

刘昊然和陈飞宇饰演一对少年流浪兄弟、问题青年,积习难改,就因为目睹了神舟飞船成功着陆,内心产生了极大震动和洗礼,命运就此改变。

为了让这俩问题孩子幡然醒悟,在见到飞船着陆这个高潮后,陈凯歌还增加了李叔生病倒在了大沙漠的片段,想要再次升华。

然而,这种理想化的设定,观众并不买账。

且不说,两个孩子怎么能闯进飞船着陆点,单说飞船降临和留守脱贫致富之间,到底谁先谁后更加的合理?

追求艺术的理想化,反而看起来更加的虚无缥缈和不现实。

从观众的角度看, 也就难以信服。

陈凯歌的长处在于用大量的篇幅进行影片铺设,但最后呈现出来的思想,其实非常简单。

《和你在一起》《荆轲刺秦王》《无极》等等,都是如此。

《荆轲刺秦王》无非是要呈现秦王的伟大——并不否认这是一部出色的电影。

《无极》更甚,陈凯歌用了116分钟,去刻画一个奇幻世界以及各种情感纠葛和选择,想要通过莎士比亚式的对白,讲述一段深奥玄妙的哲理。结果被胡戈一句恶搞,直接破功:“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”。

但陈凯歌这些年却一直执着于此,生怕观众看不明白。

更怕观众不理解他的深奥。

然而,观众理解的点和他要表达的点,并不相同。《宝贝儿》就是如此,陈凯歌大概是希望关注代孕这一类人群的难处。但观众会直接给出一个反馈:代孕违法。

陈凯歌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但过度完美的理想,会因为没有观众这个基础而显得特别虚无。

赵薇在《演员请就位2》上的作品《剧场》,也说了,观众其实什么都知道,他们不是傻子,只是有时候不说。“在艺术面前,其实是人人平等的。不是因为你的艺术修养有多高,你讲的话就一定对。也不是因为你毫无见识,你就没有审美与判断。”

陈凯歌并不是一个没有思想深度的导演,他很想把对生活的感受都装进去,只是袋子里太多理想化的东西,跟观众眼中的现实相比,总显得格格不入。

陈导,这种理想情怀,真的该放放了。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;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:kdwgs07109@163.com
(我们会在12小时内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