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台央视连播他三部剧,老戏骨尤勇智笑谈表演真经

恐怖鸭资源站头条人气:736时间:2020-12-09 06:10:12

总台央视连播他三部剧,老戏骨尤勇智笑谈表演真经

2020年12月8日 刊|总第2347期

尤勇智就是观众熟悉的老戏骨尤勇。在2015年播出的《平凡的世界》里,他就开始用“尤勇智”的名号行走江湖了。

2020年末,尤勇智的作品接二连三地在总台央视播出:《追梦》中他是改革开放前沿的冲锋者,《装台》中他是率先下海的吃螃蟹者,《大秦赋》中他是老而弥辣的大将王翦。

一剧一格,三人三面。而这不过是尤勇智漫长演艺生涯中的几片浪花。

早年间以电影出道,后来又成为电视剧的中坚。就以近十年的作品论,观众记住了他演的《平凡的世界》中的田福军,又或是《一仆二主》中的孟来财,还有《医者仁心》中为人正直的医生武明训。而资深的影迷,忘不了他的电影《清凉寺的钟声》《紧急迫降》……

要是被问及出演某部戏的心得,他很少谈自己。在他看来,“剧本已经有它完整的逻辑了,演员只需要诠释人物,不能随意加戏。”

他是一个沉浸在创作中的诠释者。他不讲艰涩的表演理论。现场遇到表演方案的委决不下,他就用三种语气处理台词,给出三个版本的表演,懂行的就都明白了。

这两天,《装台》口碑扶摇直上,《大秦赋》剧情渐入佳境。影视独舌对话尤勇智,探寻其塑造人物的独特方法。

吃了100碗面,刁大军成了

2019年初,尤勇智接到张嘉益的电话,“哥,下面有个戏,你来演我哥呗?”尤勇智当时便应下了。

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固然动人,不假思索的选择更多是缘分。基于对张嘉益的信任和过往合作的默契,尤勇智二话没说就来了。

《装台》的主线是刁大顺(张嘉益 饰)为首的舞台搭建者的苦乐生活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尤勇智演的哥哥刁大军的省亲之旅。

不同于装台队伍里时刻生活在西安这片土地上的大雀儿(姬他 饰)、猴子(王沛禄 饰)、墩墩(郭文岗 饰)等人,刁大军是短暂归乡的游子,尤勇智需要找到角色与故土的连接。

刁大军的人物形象有一定神秘感,要避免人物的张扬性格流于表面,让人感觉油腻。尤其是在刁家复杂的环境中,刁大军该以何种姿态面对亲人,成为角色塑造的关键。

刁大军第一次出场是在第六集,漂泊在外的游子带着漂亮的女秘书重返故土。因为气势夺人,上来就闹了个乌龙:他被秦腔团的团长错认成前来看戏的领导。

在这场戏中,尤勇智拿捏的分寸是:大军一方面有些发懵,不知道对方何以如此热情。另一方面又很享受,专座看戏,慰问演员,感觉良好。他这种顺势而为的表演方法,因错位而生出喜剧效果。

而在重返老屋的戏份中,刁大军更是体现出富商的万丈豪情。“曲江临湖别墅”,他张口就要给兄弟换套半个亿的房子。

然而他的行动并不止于“炫富”。这个哥哥还显出了善解人意的细心。面对弟弟顺子和素芬(闫妮 饰)组成半路夫妻,侄女刁菊花(凌孜 饰)却不认可的情况,刁大军召集全家一起去吃羊肉泡馍,尝试把问题解决。

在决定去哪吃饭的戏中,刁大军拿出了一家之主的权威性。尤勇智用毫不含糊的语调,说出了这顿饭是要照顾长辈的口味,而不再顺着他很是宠爱的侄女。

饭桌上,他一边熟练地掰馍,一边劝说菊花,“你爸也不容易,这么多年都单身……自由恋爱受法律保护,谁也管不着,包括你。”

这个看似飘在天上的人物,在尤勇智的演绎下,一下子回到地面上。观众觉得这个人不会关注这些问题,可他恰恰说出了朴素而真挚的道理。

因为是发生在西安的故事,尤勇智说着家乡话演戏,如鱼得水。刁大军开车与疤叔相遇,对方句句调侃,他用“皮干(厉害)得很”回应,地域特色跃然荧屏。

一台陕西籍的演员,一派浓郁的市井氛围。在拍摄现场,尤勇智几乎每天与凉皮、油泼面、粉汤羊血、葫芦头、羊肉泡馍等西安小吃为伴。等到拍摄结束,他掐指一算,吃了有100多碗面。

惊鸿一瞥的刁大军成为刁大顺粘稠生活的变奏。观众可以借这个外来者的视角审视装台人,也可以从兄弟俩不同的路向中看到造化的神奇。不多的戏份,这个人物立住了。

一切从剧本出发,演员要谨慎“加戏”

同样是演老板,《装台》中的刁大军和《一仆二主》中的孟来财完全不同。前者更接地气,有情有义,后者则是纯粹的土豪,因为没文化,可以做出在别墅里养鸡的举动。

在尤勇智看来,要想演好角色,需要把人物的前史想清楚。刁大军为什么一直不在村里住,他离开西安,在外头干什么,尤勇智在心里勾画了完整的轨迹。因为内心充实,他做起“买单”“赠礼”“劝和”这些事来,才自然而然,毫不违和。

这种塑造人物的方法也被他用在《大秦赋》里。他在这部剧中饰演名将王翦。

王翦其人史有记载,但史书疏阔,其生平细节不可考。这既规定了人物塑造的主线,同时也给予演员发挥的空间。

作为历史上助秦始皇扫荡六国的名将,王翦具备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,这是演员塑造角色时所必须要体现的。

而与同辈名将白起相比,王翦没被赐死,得以善终,说明他有自己独特的人生智慧。这些都是尤勇智做案头工作后烂熟于胸的。

作为一名职业演员,尤勇智跟导演讨论最多的是,“这段戏我这样演行不行?”在现场,他总是愿意提供多种表演方式,以便导演选择最佳方案。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演员不能有个人表达的成分,他很注意二度创作。“在理解编剧、导演的意图后,再用我的表演方式呈现给观众。”

这就要说到尤勇智在《平凡的世界》中饰演田福军的一场戏。女儿田晓霞在抗洪前线牺牲,田福军在树下烧纸,呢喃独白,观者无不心碎。这就是尤勇智在吃透人物后的现场发挥。

这不是随意加戏,而是尤勇智在和导演讨论后,认定田福军去上坟总会念叨点什么。这场戏完全基于人物的情感逻辑。

他说,“一切从角色出发,去体会人物此时此刻的心理状态,演员才有可能表现出打动观众的东西。如果演员不在戏当中,即使把自己装点得再漂亮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这种“先相信,后输出”的表演风格,是斯坦斯体系的中国化呈现,是尤勇智进入角色的依仗和临场发挥的利器。

“可以小演老,但不能老演小”

尤勇智与“大秦”系列有不解之缘。在《大秦赋》之前,他就曾在《大秦帝国之裂变》中饰演魏国上将军庞涓。

《大秦帝国之裂变》

“找我演文臣的可能不多,但像庞涓、王翦这种武将,导演很容易就想到我。”

就像戏曲表演的不同行当一样,影视演员也分生旦净末丑,形象决定了演员饰演角色的类型。前些年,尤勇智出演军人、警察类的角色会多一些。

当然这也和市场需求有关,彼时塑造警察形象的剧集较多。无论是《终极使命》中舍身忘死调查恶性枪杀案的刑侦队长岳秋霖,还是《十天十夜》里为保障会议安全而竭尽全力的刑警队长孔亮,尤勇智都尽可能在共性中演出个性。

“硬汉”不仅是尤勇智身上的标签,也是观众给予演员的认可。演员总是想去尝试不同角色,这是一种美好的愿望。但同时也要承认自己有局限性。

演员可以小演老,但不能老演小。这是尤勇智选择剧本时恪守的一条铁律。五十岁的人去演中学生谈恋爱,很难让人相信,即使有项目找,也不能去演。

面对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局面,尤勇智表示,“前浪和后浪都有自己适合的角色可演。十几年前,我们这代演员是占据主导位置的,刚毕业的时候,我连演了13部电影的男一号。现在演年长一些的角色,戏份也许不是最多的,但特色却是鲜明的,我坦然接受。”

营商开店有老字号,演员队伍中有常青树。尤勇智清楚,表演是一个长跑的职业,他希望自己到七、八十岁时还在演戏。

同时,表演又是一个最佳状态稍纵即逝的行当。演员每次都要全力以赴在摄像机前找准感觉,并把它呈现到观众面前。一个好的演员,总是保持着对表演的敏感和警觉。

今年疫情之后,尤勇智参与了《闽宁镇》的拍摄。在西北漫天的风沙中,尤勇智几乎没穿过自己的衣服,他沉浸在角色中。演一个角色就像经历一次生命的过程,能在剧作提供的场景中把角色演好,他觉得十分过瘾。

老兵尤勇智,在年轻时演了很多勇冠三军的人物。人到中年之后,他有意给角色注入更多智慧。智勇双全,是他追求的完美人生,也是他正在完善的角色阵列。期待他奉献更多的精彩人物形象。

【文/文朔朔】

影视独舌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。我们的四项媒体主张:坚持原创,咬定采访,革新文体,民间立场。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;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:kdwgs07109@163.com
(我们会在12小时内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